黛安娜王妃曾经最恨的女人,不是卡米拉?

  原创 秋虫子 LicorneUnique

  hello,我是秋虫子

  电视直播传来黛安娜的母亲公开批评女儿https://www.qwhtt.top/新恋情的声音。打开刚收到的信,黛安娜的眼神暗淡下来——几日前她去信给弟弟,希望能回故乡的艾尔索普庄园小住,如今被礼貌拒绝。那是1996年的盛夏,黛安娜决定和查尔斯离婚。

  就在全世界都与她为敌,连母亲与亲弟都对她关上大门的时候,只有交恶多年的继母一直在身边支持着黛安娜的一切决定。媒体惊诧于这对继母女化敌为友后的惺惺相惜,开始重审曾给这位女士扣上的诸多罪名。她叫芮妮·斯宾塞,今天就来走进她的故事。在芮妮身上,有着英国上流社会的高贵和坚毅

  1

  从铁娘子到斯宾塞夫人

  1929年,在伦敦中心梅菲尔(Mayfair)的雅居里,勋爵一家迎来了他们的掌上明珠。母亲芭芭拉是人气小说家,在战后贵族走向没落的大环境里她以高产的写作为自己一生的事业。

  小说家母亲照着笔下的罗曼蒂克女主角雕琢着女儿芮妮,教父萨瑟兰第五公爵也经常带她出入美术馆,言传身教https://www.qwhtt.top/地熏陶小芮妮的艺术修养。从小便有艺术相伴的芮妮,逐渐培养出深厚的艺术鉴赏力

  18岁那年初入社交界,她便是所有热切眼光捕捉的尤物。达特茅斯八世伯爵的继承人向芮妮求婚,次年少女成为达特茅斯夫人。第一次亮相伦敦名媛舞会被评为年度最佳,报纸杂志都对她的美貌和衣品津津乐道

  可芮妮虽“英年早婚”却无意做一位少奶奶,不甘埋没的才情,如海浪时时激涌着她雀跃的内心。这顶头冠上镶嵌着钻石与天然海湾珍珠,金银光辉相间其中。后来黛安娜王妃也戴过几次/卡塔尔博物馆收藏

  婚后,芮妮拓展着自己的边界,对政治产生了的浓厚兴趣,这驱使她进入政界。凭借不让须眉的胆识和智慧,23岁她便成为威斯敏斯特市最年轻的议会成员。https://www.qwhtt.top/芮妮风风火火地投身当时女性还寥若星辰的政界。她是古建筑卫士中的佼佼者——不仅成功挽救泰特美术馆免于拆除,还不惜以辞职为代价保住了古老的考文垂花园1972年在联合国斯德哥尔摩会议上,芮妮还被选为主持人类栖息地政府工作组主席/右:芮妮佩戴的钻石胸针

  “达特茅斯夫人迷人的外表具有欺骗性,人们很容易把她当成花瓶。实际上,她是一位精明的政治家,对首都及其人民具有超凡的感情。”

  ——前公共建筑和工程部长Geoffrey Rippon写道

  此后17年,芮妮在城市规划和古建筑遗产等方面颇有政绩,可不知何时起婚姻已变得难以为继。此时,爱德华·约翰·斯宾塞走进了她的生命。图为婚姻破碎的斯宾塞和四个子女,最右为黛安娜。在认识3年后,芮妮和约翰于1976年完婚。

  待她成为新的斯宾塞夫人时,迎接她的却是颓败的城堡,与尚处在青春期、对她充满敌意的继子女——黛安娜姐弟们。

  2

  没有她的一席之地

  时刻衣着鲜亮、光彩照人的芮妮,如一束冬日阳光照进了古朴萧瑟的艾尔索普城堡。与妻儿关系一塌糊涂的斯宾塞体会到了久违的温情,更折服于夫人的精明干练。与约翰·斯宾塞从相遇到相知的过程曾令芮妮迷茫错愕,上流社会渐露非议。但她没有让所谓的包袱或舆论压抑爱慕之情。1976年,芮妮与斯宾塞完婚,两人出双入对永远十指紧扣。

  可难以承受父母感情破裂的孩子们把罪过都算到这位几乎光芒四射的继母头上,断然无法接受这位新母亲。婚后的第一年圣诞节,芮妮收到孩子们的礼物竟是断头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传记,以此讽刺她攀权附贵和极度奢靡。

  婚后仅仅2年,斯宾塞突发中风深陷昏迷,芮妮每天守在病榻旁照料。1981年那场世纪婚礼上,大病初愈的斯宾塞终于能够陪伴女儿走过圣保罗大教堂长长的红毯。众所周知老伯爵是在妻子的全力照顾下才如此迅速地恢复了行走能力,可芮妮却没有在王室家属区得到一席之地。而她的婚姻却因此进入了公众的视野,此后一言一行,突然都有了旁的意义。白金汉宫阳台问好环节也没有出现芮妮的身影。黛安娜大婚后,芮妮顶着“被讨厌的继母”头衔登上了新闻头条,而她的婚姻也从此进入了媒体记者的视野。

  如果说芮妮因为“介入”斯宾塞的家庭而被继子女们视为恶人,那拍卖艾尔索普城堡里的藏品,则让芮妮正式地成为了他们的敌人。

  3

  扶大厦于将倾,然后黯然离去艾尔索普素城堡里收藏了斯宾塞家族五个多世纪以来的艺术品和家具,估计价值2.5亿美元。

  像许多历史悠久的贵族古堡一样,艾尔索普庄园外表固若金汤,内里早已因一代代高额的遗产税陷入了严重的资金危机。

  它需要一位善于经营的继任者来挽救它于将倾。身体状况不佳的斯宾塞已难堪此任,但早年在政坛练就一身谋略的芮妮可以。和丈夫商榷过后,80年代芮妮开始雷厉风行地上拍部分家中藏品和别墅,为捉襟见肘的城堡纾困。年轻时便是各种拍卖会常驻嘉宾的芮妮对此自是游刃有余。夫妻俩在艾尔索普的会客厅中,墙上遍挂古典油画年轻时的芮妮经常饶有兴趣地出席拍卖会

  在贵族城堡向公众敞开大门尚不多见的时代,芮妮还大胆做出了开放庄园收取门票的决定,以此资助庄园的日常经营。可这一切在继子女们眼里都是野心叵测,必是她的花容月貌危险地拨弄与教唆了年迈体衰的父亲。

  四姐弟们还策划了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午夜突袭”,凌晨回到庄园中、“抢救”出一批待价而沽的珍贵窗帘。除了家人们不容分说的阻拦,这场家族财产拉锯战也引来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八卦媒体。忙于打理家事的芮妮压根无心和孩子们斗法。斯宾塞出面澄清:

  “

  芮妮做得很出色,我想没有人能做得更好。艾尔索普的保养需要一笔巨款,孩子们对此还不了解。他们太年轻了。

  ”芮妮也曾回应过这些非议:

  “

  出售绘画或别墅并非由我拍板。我们一起分析了问题,才决定不得不这么做……如果我不爱我的丈夫,你认为我会忍受一分钟这所有的麻烦吗?你说我为了钱?我有自己需要的钱。

  ”然而这些澄清并未打消质疑。随着家庭内部误会愈深,更有阴谋论者指责芮妮“操纵”了病弱的丈夫。1992年,饱受疾病困扰的老斯宾塞病逝,黛安娜的弟弟继承了爵位和城堡。

  不出三日,芮妮即被要求搬离。

  4

  是母女,也是知己

  这一天,春寒料峭。芮妮回到曾和丈夫共同度过16年的艾尔索普,这个一砖一瓦的修葺都浸润了自己心血的诺大庄园,亲自聘请的家丁已被解雇,家中物品、除非提供所有权凭据否则一律不许带走。夫妻俩在艾尔索普庄园前的合影

  芮妮的手指有些颤抖,没有睹物思人的余暇,但她依旧从容收拾好行李,穿过两旁的缄默与冷眼。深吸一口气坐进车里,才扑簌掉眼眶里的泪花。芮妮不但陪伴斯宾塞度过了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还让艾尔索普转危为安,得以持续运行。

  半生历练,对人情冷暖也有了透彻的领悟。

  孩子们并非恶意,他们只是过不去这道心坎。跟自己较劲也好,跟对家产变动无能为力也罢。斯人已逝,何必再生龃龉。在老斯宾塞的葬礼上,全世界等着看到一个被生活嘲弄得体无完肤的女人,可优雅现身的芮妮毫无一丝狼狈。她依旧容光焕发,保持着淡淡的微笑,神色温柔坚定。身旁是黛安娜和弟弟小斯宾塞。

  等到子女们细细整理父亲的遗物、接管庄园时才惊觉,那个被他们视作眼中钉的蛇蝎继母不但摆平了困扰家族多时的遗产税危机。在家宅经济濒临崩溃之际,她又任劳任怨地陪伴父亲攻克难关,实属不易。

  “这个地方管理不善,已经崩溃了。如果不是芮妮妥善接管,它将破产。”

  ——曾为王室写过三本书的艺术史学家霍伊·斯特朗爵士写道葬礼上的芮妮仍是一丝不苟/图为她经常佩戴的钻石胸针

  几年后,当黛安娜在分崩离析的婚姻里焦头烂额,当穷追不舍的媒体、大众舆论甚至家人都压迫着自己,她也逐渐懂得了芮妮当年的勇敢与无助。母女俩不但尽释前嫌,更成了坚定的朋友。

  黛安娜终于与芮妮和解,在一次聚餐上感谢了她多年来对父亲的爱与照顾。面对这迟到多年歉意芮妮只是一笑了之,脸上笑容一如当年初见时的温和明丽。芮妮还给黛安娜介绍新男友,春风化雨地鼓励她走出离婚的阴霾。两人常被拍到结伴出行,融洽得就像亲生母女,丝毫不见当年剑拔弩张的影子。黛安娜卸下曾经的防备与抵触,向芮妮倾吐自己的困境。从某些方面,自己和继母多么相像,只有她理解自己受到不公正抨击的体会。

  也是在黛安娜的力荐下,芮妮出任英国哈罗德百货的董事,在服务业里继续发光发热,一直到去世前她都没有退休。芮妮有时会亲自到希思罗机场里的哈罗德(HARROD) 百货商店站台,谁相信她已年逾七十?

  1997年,黛安娜不幸罹难,从来都以灿烂的微笑出现在镜头面前的芮妮,罕见地露出了悲恸的神情。她严肃呼吁揭露车祸事故的真相,以告慰女儿的在天之灵。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参不透生死无常,

  芮妮转而捡起早年培养起的爱好,善待自己的余生。

  5

  和它们的一世情缘

  后来的日子里,芮妮除了在哈罗德董事岗位上释放着永不衰竭的饱满精力,还决定与从小结缘的古玩珍品一起度过,大大小小的拍卖会上都能见到她活跃的身影。对我而言,逛古董店就好像在阿拉丁洞穴里探秘。我喜欢凝视绘画,欣赏稀有的青铜器或核桃木和缎木的古铜色泽。”

  ——芮妮房子的主人对摄政风格家具和洛可可、和老大师画派的偏爱一目了然

  走进芮妮位于梅菲尔的房子,随处可见18世纪洛可可油画、路易十六风格铜鎏金烛台与挂镜,让人瞬间跌进她精心营造的古典氛围里。琳琅满目而深思熟虑的内饰和家具,体现的是她从长达一生的收藏中提炼出的不凡品味/ 下:法国著名19世纪画家 Louis-Le?opold Boilly 的作品。

  “它们绝对完美地反映了她的品味——品质极佳,珍贵的作品,都是高度个性化的”

  ——朋友迈克尔·科尔说对中国玉石的钟情岂非流露了她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个性?

  她还曾在BBC艺术纪录片《涉足逝水流年》里当过特约嘉宾,身着Balmain的海蓝色绸缎长礼裙,将对古建筑和美术的挚爱娓娓讲叙,渊博的艺术史积淀可见一斑。1999年BBC的纪录片《One Foot In The Past》

  芮妮无疑从长达一生的收藏中提炼出了属于自己的不凡品味。而这品位也扩展到了她精心选择的服饰和珠宝上,令她打造出与众不同的自信风格。50年代,芮妮到巴黎参观Pierre Balmain的最新系列,后者为他设计的一系列时装连衣裙

  她的每一套行头都有恰到好处的珠宝点缀。一位朋友回忆向芮妮请教如何为妻子买礼物,芮妮看着他,“语重心长”地打趣道:“人们说,思想很重要。老朋友,但珠宝才最重要!”上:芮妮钟爱的珠宝套装拍出了21,000英镑/下:红宝石钻石项链细节图芮妮年轻时与母亲合照中,佩戴的一套1900年珍珠半宝石项链,拍出20,000英镑

  哪怕到了两鬓斑白,每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她都保持着无懈可击的着装、派头十足的蓬松发型,和标志性的明媚笑容。在歌剧院里的芮妮

  那些时光雕琢的古物,也帮助她储备了一颗处变不惊的心灵,一种能应付世事无常的平和心境。

  那满室珍藏一直伴着她直至最后时光,如忠诚挚友默默相送。

  这就是芮妮·斯宾塞。她始终活得隆重而典雅,仿佛时刻都在动员一切热情来呈现一位英国上流社会世家名媛所能具有的骄傲和风采。一“出道”便俘获所有热切的目光,嫁入豪门却选择从政,义无反顾步入第二段婚姻,她的美貌又成为全家的敌人,变卖古董则被扣上蛊惑丈夫的恶名……各界对她的评价如此两极,很大程度上都只因为她是王妃的继母。但她始终头脑清醒,温和坚定地履行着自己的责任。她说,舆论其实一无所知,置之不理才是修养。她的气度让大肆渲染的报道显得多么无的放矢。

  凭着这样的智慧和笃定,芮妮勇敢走出了端静而雄辩的一生。当所爱之人相继逝去,依旧能葆有一份对艺术的赤子之心,让对美好的热情与自己相伴余生。芮妮已经两鬓风霜,发型却永远意气风发,笑容可掬。

  即便到了晚年她的美也依然夺目,脸上时常散射出绚烂而平和的光彩,令人惊讶岁月在这位女士身上、好像只洒落了些和风细雨。

  生活是一段美妙的冒险,我感到非常幸运和感激。

  ——芮妮·斯宾塞

  小编 | 秋虫子

  原标题:《黛安娜王妃曾经最恨的女人,不是卡米拉》

  阅读原文